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我爱的女人
我爱的女人
我爱女人,也恨女人。

  爱她的时候,就算是用亲眼看亲手挖血淋淋的心给她,都觉得给的不够。

  恨她的时候,就算用亲眼看亲手血淋淋的把她的心挖出来,都觉得气出的不够。

  最要命的是,爱与恨的,常常都是同一个女人!

  爱过老妈,她伟大,恨过老妈,她独裁,爱过老姐,她疼我,恨过老姐,她更疼她老公。

  爱过老妹,她漂亮,恨过老妹,她不允许我欣赏她「内在」的漂亮。

  只有老爸,我对他的敬意无法用语言表达,他任劳任怨,默默的照顾好我们每时每刻,三个孩子,一个老婆,伺候的一个头发丝都不差,没有脾气,没有恶习,总被忽视,豁达乐观,却总被人说成无能。

  老妈几乎天天说,姐姐妹妹隔三岔五的说一次,我这个恨啊,你们这些女人啊,要不是和我有血缘关系,我非……我非……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,我对女人的态度就变的奇怪起来。

  看见老姐内裤的时候,觉得老姐很可爱。看见老妹胸罩的时候,觉得老妹很可爱。

  看见老姐看见姐夫那表情,觉得她很贱,你笑的那么灿烂,晚上一样要被干。

  看见老妹呆呆的出神,觉得她很骚,你想的那个小子,终究是想把你来搞。

  再不让我搞先吧……

  年少时有过这样的想法,可是用屁股想,这样做也是不对地,老妹老姐屁股再翘,到底是一奶同胞,曾经在一起抢过奶水和玩具,我高抬贵手,饶过你们便是。

  但是,我自己的女友嘛,你们告诉我,她怎么逃?

  她二十一,我二十七,我属猴,她属虎。

  大胸,大屁股,大眼睛,大高个……小脸蛋。非处。

  也不知道哪一个或哪几个干狗屄下手那么快,我最恨那些搞十八九岁小女生的畜生,大哥们啊,好歹你得等人过二十啊,你们的良知都跑到哪去了,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你们咋不搞,五六十岁的老妪你们咋不干,你们知不知道我错上了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的时候是多么的难过,好在我以毒攻毒,又上了个十五的才忘了上十六的痛苦。

  这年头,谁也别说谁,就是看轮没轮到你——如此经典的话是我老妹说的,仔细想想蛮有道理,所谓事业就是找个事做,所谓爱情就是找个人过,人生啊,咋感慨你都是那屄样。

  第一次和女友约会是在麦当劳,她眼睛里都是水,她用塑料管将我的手指缠住,说:「好久没这么开心了,谢谢你!」我那个感动啊,暗道:「这姐们,真诚!」我回答她:「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随时让你如此开心,永远让你快乐!

  这句话说完的那天晚上,她的小屄都是水……

  女孩和女人的区别就是女孩几个热吻下去情绪失控任你摆布,女人几个热吻下去期待你摆布,亲几下我就开始狠狠的挖她的下体,手指挖的粘呼呼的,小屄挖的湿漉漉的,她的眼睛迷离若丝,动情的看着我,抓着我的弟弟往里面填,进去的一刹那,大喊了一声——舒服!

  推动的过程中她开始扭着屁股配合着,鸡巴碰到敏感的G点她都会用特别一点的分贝声表达出来。

  她的G点比较浅,她用手轻轻的托着我的胯骨,指挥着我插入的深度。

  「宝贝,你叫啥名来着?」

  她即将来高潮之际,我问了她一句。

  她的眼睛刷的一下张开,射出冷冷两道寒光,然后一抬腿,将我踢到半空中。

  她哭了,翻身爬在枕头上,头狠狠的浸到枕头里,那模样,像被抢了糖果的小孩,可怜极了。

  我爬上床,轻轻抚摸她朝天的大屁股,别说,那手感,妙不可言。

  「晓琪,我怎会不记得你名字呢?人家开个玩笑嘛。

  她扑腾一下做起来,看着我,「你……」

  我捧着她的脸,温柔的说:「宝贝,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宝贝,我们一起甜蜜,一起痛苦,一个分享彼此的优缺点,一直走到最后,好吗?」刘晓琪又哭了,她爬在我的怀抱里,抱的很紧很紧。

  本来我是想让她难过,我觉得一边看女人流泪一边在操她非常的爽。

  然后又说了几句甜言蜜语基本上搞个七七八八了。

  可是,她靠在我胸膛的时候,我忽然升起一阵温暖,心底泛起无限的温柔,我也被感动了,她的身体上传来爱意,她开始对我依靠了!

  我把她推开,抓住她的大胸,露出惊讶的表情,她破涕为笑,说:「大色狼…………」「抓我小鸡鸡的那个才是真色狼。」我回应。

  她的手已经在我抓她胸的同时,握住了我的鸡巴!

  慢慢相处下来我发现,她总是很配合,很上道,这样的女人蛮难找的,记得以前交了个女友要她口交都得求她,我靠,当时我就是未成年,否则,找海选那么多人海扁她!

  她的手有节奏的握着我不大不小的鸡巴在律动,我把她推翻在床,啃着她可爱的颜色不淡不深的大乳头,咬一下她哼一声,连着咬连着哼,大眼睛紧闭着,长睫毛上还挂着泪滴,非常性感的楚楚可怜。

  第一次做爱嘛,也没搞的太复杂,以后机会多得是,我也没挺着鸡巴让人去含,俺们这疙都是东北淫嘛,好淫应该有好涵养,没有也他妈的得装的有涵养!

  当我舔她的小屄的时候,意外的她竟然把下体挺了起来,完全暴露给我舔。

  「诶,我说小姐们,你还挺会享受的。」我心中默念,嘴上没闲啊,伸出的长舌头像蜥蜴吐信一样钻进了她的小肉缝。

  很少给女人口交,技术自然不怎么样,反正就是一顿搅和,满嘴弄的都是淫汁,尤其是我用嘴在上面画圈的时候,她屁股已经离开了床面,紧紧的贴着,这一下差点没给我搞窒息,女人这么配合,干点脏活累活也值啊,谁让咱刚才小小感动一回呢。

  我的双手像吸盘一样啪的一下抓住了她两个肥肥的屁股蛋,集中火力又是一阵猛舔,舌头都快木了。

  晓琪看样子自然很high,胸部都有点发红,紧紧的拉着我的手,拽着我的弟弟,直接就进去见底了。

  我喜欢爬在女人身上抽插,因为这样可以看见她的表情。

  有像微熏的,有像受刑的,有的小脸扬着,有的小脸紧绷着,还有用枕头盖着的,咬人咬东西的,抓背抠肩膀的,反正是万种风情,尽在此刻啊!

  她只是喘,并没有叫,大概第一次总是有所保留吧。

  「我让你保留!」我恨恨的想,开始了剧烈的攻势,她开始微微的出声了,屁股又开始扭动迎合着,当我慢慢的找到她的节奏时,十秒中高潮是必来的。

  其实女人高潮就那几秒的事,前面的功课都是暖场子,找节奏,兑节奏,fuck,更可喜的是她是短高潮的女人,来的很快。

  那一刻她还是招牌式的抬起屁股,狠狠的嚎了一声,紧紧的抱住了我。

  感觉超满足,她的语言好像在说:我离不开你了……又插了几下,第二次高潮又来临了。我暗道:「小姐们,你可爽了,让我给你来个中出吧。」我发力的冲刺,射精的瞬间我又改变主意了,搞出人命出来不是让我的女人遭罪吗,忍了,拔出鸡巴,噗哧噗哧射在了她平坦的小肚皮上。

  她似乎做清理的力气都没有了,仰天喘着气,我帮她清理,喂她喝水,最后还把她拥在怀中,简直就是最绅士的老爷们!

  许久,她睁开了秋水般的眼睛,突然间感觉到漂亮的摄人魂魄,高潮后的小脸余韵犹在,难以形容的一种美态。

  「亲爱的。」她的声音也好听的要命。我知道,我爱上她了,爱上了。

  处女不处女的我向来不看重,被干不被干不过是一种经历而已。只是有时候,豁达需要一瞬间的美好来完成救赎。

  这时刻,她给了我这个美好,也给了我爱她的那刹那心动。

  「爽不?」我逗趣的问。

  「烦人精!」

  「你只需要回答我爽和不爽,OK?」

  她想了好久,咬着我的耳朵说:「你啥时候能恢复啊,继续。」我默默无语流眼泪,我说小姐们,今晚,我们干它个通宵达旦吧!

  【全文完】